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预测
首頁 > 藝術廣角 > 熱點聚焦 > 正文

中國文化報:戲曲劇種也要“拆遷”?

時間:2015-12-04 14:53:51 來源:

| 字體: 放大 正常 縮小

中國文化報:戲曲劇種也要“拆遷”?(圖)

2011年02月24日17:20  來源:中國新聞網
 字號: \ \ \
 
\
《梁山伯與祝英臺》 袁雪芬飾祝英臺、范瑞娟飾梁山伯 1953年

  最近,余秋雨在《人民日報》上的言論,又引起不同觀點的碰撞與討論。

  余秋雨寫道:“文化被淘汰并不是一件壞事。如果所有文化都不被淘汰,那它完全是止步不前,或者說,永遠沒有往前走的態勢了。我們不斷講創新,創新要有空間,空間哪里來?淘汰以后,新的空間就創造出來了。近些年,不少地方劇種的傳承出現了一些問題,或者后繼無人,或者受眾萎縮,瀕臨滅絕。相應的,保護的呼聲也日益高漲。據了解,中國現存172個劇種。如果全部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保留下來,我個人認為太多了,必須做減法。這個減法的標準是:非常重要的,要傳承;今天觀眾還在享受,而且也能夠靠賣票養活自己的劇種,要傳承。”


  余秋雨認為中國戲曲劇種現在達172個,不知這172個劇種的數字從何而來。從1949年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共進行過4次戲曲劇種調查,1959年由中國戲劇家協會調查得出的數字是360多個,其中有新中國成立后出現的新劇種50多個。距我們最近的一次調查是2002至2005年,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曾做過一個國家重點科研項目《全國劇種劇團現狀調查》,據不完全統計,當時中國擁有活在舞臺上的劇種約267個。現在不是說中國戲曲劇種占地多的問題,據統計,每年中國的戲曲劇種都以極快的速度在消失。由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倡導、中國政府的積極推進,我們對包括中國戲曲在內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高度重視,對守護精神家園、保護文化多樣性已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因為在這個日益全球化的今天,好萊塢大片沖擊世界,麥當勞、肯德基成為兒童食品的重要選項的時候,保持自己的文化特色尤為重要。當我們自己的文化品種消失了,“外來物種”就會入侵,這一點是在保護過程中特別要注重的問題。值得注意的是,國際社會在強調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價值時還從文化戰略的高度,突出文化生態的法則。《世界文化多樣性宣言》指出,文化多樣性“對人類來講就像生物多樣性對維護生物平衡那樣必不可少”。

  如果說地方劇種占用資源的話,但要淘汰時也非首選。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們對外來藝術青眼有加,從中央到地方我們建立了不少話劇團、歌劇團、芭蕾舞團,大學藝術本科教育也是以舶來品為主,號稱某某戲劇學院,其實里面只教授話劇一種,這樣還未必能深入西方戲劇藝術的堂奧。而眾多的地方劇種還基本屬于自生自滅的狀態。而正是它們是地域文化的典型代表,是當地人民的天才創造,如果任其消亡,坐視不管,當我們的文化色彩單一、喪失再創的基因時,可能后悔都來不及。

  此外,保護這些文化遺產,本身所耗資源在當今中國應該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數字,當我們經濟還很困難的時候,一些劇種還能生存,而在經濟高速發展的今天,居然無力支持一個劇種生存,豈非咄咄怪事?我們的民族藝術失去了,將成永久遺憾!我們在河南某地看到萬人空巷爭睹戲曲演出的場面,說明戲曲起碼在有著深厚戲曲傳統的中原地區還是受到觀眾的熱捧的。一旦這些劇團缺失,還將會有其他的演藝形式填補。河南某縣有幾百個歌舞團,名為“歌舞”,實為“脫衣”,對社會、對青少年有百害而無一利。然而,養一個劇團并非想象得難不可測,在當下的中國中部地區,這里很多都是農業大省,農民占據著人口中的絕大部分,許多縣都有幾十萬人。而養活一個劇團,一年大約每人出一至兩塊錢就可以了,這樣就能保證一個劇團的生存,從而也能使農民有戲看。

  余秋雨還以元雜劇為例,說明淘汰是一種正常的藝術發展之路,“中國歷史上最優秀的劇種之一就是元雜劇,但只活了大約70年,當它覺得應該消亡、被替代的時候,它像英雄一樣非常壯麗地倒下了。”這是中國戲曲藝術在草創期的一般規律,元人陶宗儀也說過:“唐有傳奇,宋有戲曲、唱諢、詞說,金有院本、雜劇、諸公調。院本、雜劇,其實一也。國朝,院本、雜劇,始厘而二之。”將戲曲藝術形式的嬗變以代為界描述得比較清晰,然而,中國戲曲如果從北宋算起,已經有上千年的歷史,已經度過了草創期具有強大吸附力以及自我校正的那個時代,它更多的是成了富含更多信息和文化內涵的藝術樣式。保護可以使其煥發第二次青春,而不像余秋雨說的“已經沒人看了,卻躺在床上,非要靠打"強心針"維持。藝術不應該是通過這種道路走出來的”。照這種說法,藝術不需要保護,但如余秋雨推崇的昆曲,就是典型的保護例子。昆曲百年前已是英雄末路,當有人聽到時,都會一哄而散,但經過國家大力保護培育,昆曲已成為我們民族的藝術精華展示于世界人民面前。所以不能簡單用生物學的理論來套用藝術保護,尤其是我們的民族藝術保護剛有起色,而滅絕的危險時時存在的時候。當多米諾已經推倒的時候,如果文化工作者不力挽狂瀾,我們不知道這個世界將會變得怎樣。

  如果中國的戲曲劇種也要像城市建設那樣,眾多的老舊的房屋被白色涂料畫個圓圈寫上一個大大的“拆”字,為新建的藝術大廈騰地方,我們還會有徽州的粉墻黛瓦、廣州的鄰街騎樓、老北京的四合院嗎?

網站聲明 網站地圖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山西省晉劇院   晉ICP備12006778號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预测 11选5技巧 稳赚软件 通发老虎机官网 吉林快三精准和值大小计划 麻将二八杠玩法 老奇人高手论坛 8 新开棋牌游戏平台 安卓版01彩票 北京pk10三码公式教程 极速时时开奖结果表 腾讯五分彩时时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