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预测
首頁 > 藝術廣角 > 文化觀點 > 正文

晉劇在山西省外的發展

時間:2016-04-28 15:33:18 來源:

| 字體: 放大 正常 縮小

晉劇在山西省外的發展

晉劇中路梆子在其頂峰時期,省外的發展也是輝煌的。

甲、晉劇在河北

\


郭蘭英十三歲時《算糧》飾王寶釧演出于張家口同德戲院

    晉劇由山西省流入河北,主要流布在張家口地區、石家莊地區西部的井陘、平山、贊皇等縣,以及保定地區的淶源縣。張家口也稱“張垣”,為蒙漢貿易中心,素有“旱碼頭”之稱,經濟活動的繁榮促進了戲曲演出活動的發展。晉商在張垣具有強大的經濟勢力,遍設商號、會館,因此“會戲”、“社戲”、“行戲”很多,促進了演出市場的繁榮。

    清末,流傳于張家口一帶的山西梆子,有很多流派。在張家口園館班里,分為“陜西幫”與“山西幫”,人們統稱為“山西梆子”實際均為山陜梆子。“陜西幫”的名伶有“渭南黑”、“蓋陜西”、“七百黑”等;“山西幫”的名伶則大多數是蒲州人,時人也稱其為“蒲州幫”。其代表人物頗多,如“一千紅”、“千二紅”、“二寶紅”、“元元生”、“翎子生”、“八百黑”、“小昌黑”等;此外,還有“忻州幫”,是晉北一帶的名伶,如“撈魚鸛”、“云遮月”、“天明亮”等。

    此外,光緒年間在張家口地區還有一種“本地梆子”,藝人均是張家口本地人,不念蒲白,只講本地話。這種梆子也分兩派。一是西路,時人稱之為“西路鬼子”;一是東路,時人稱之為“東路王”。東路代表班社有狼山班、錦屏班、黃英班。這些班社主要活動在張家口以東的赤城、懷來、涿鹿諸縣。“東路王”名伶不少,像“春寶子”、“三盞燈”、“狼山紅”、“狼山黑”、“小劉生”、“云州紅”、“禿紅”、“六歲旦”等。其中“白旋風”、“九歲紅”都曾進京演出過。西路是指張家口附近的班社,像張家口市的李登貴班,懷安的劉考班,宣化的滿教子班、閃二爸班等。這些班社的名伶大都是本地人,念白是本地話,接近于山西語系,名伶有“十一紅”、“半張胭脂”、“萬全二子”等。

   到了光緒末年,山西梆子逐漸演變、分化,分為“上路調”(即今北路梆子)、“下路調”(即今中路梆子)。這一階段張家口一帶,山西中路籍的班社、伶人大量擁入,將“下路調”帶至張垣,比如晉中的“祝豐園”全班人馬搬到張家口。

   蔚縣是“上路調”的流布地域,當時蔚州八大鎮就有十八班大戲,享有盛名的伶人有“翎子黑”、“跳蚤黑”、“騾子黑”、“錢元黑”、“福興黑”、“大山紅”、“金盔紅”、“二楞紅”、“硬眼紅”、“栓子生”、“半頭磚”、“響馬生”、“八百銀”、“九百銀”、“侉三”等。

   民國初年,張家口地區的山西梆子班社雨后春筍般發展,有名的班社像長勝班、玉順班、費六班、九哈拉班等。蒲州、忻州、大同、綏遠、包頭、晉中、直隸等各地名伶在這里薈萃,各種藝術風格、流派在這里爭芳斗艷。山西的名伶都把到張家口獻藝稱做“鍍金”。時人流傳說:“生在蒲州,學在忻州,紅火在東西兩口”;或日“生在陜西,學在蒲州,紅火在崞縣忻州,馳名在宣、大、京、口”;“先在張家口唱紅,再回山西才行”。凡是在張家口闖出牌號的伶人,回到山西才會受到歡迎。這一時期,山西中路梆子第一代女伶在張家口首先出現,最早的要算“大女子”、“二女子”(名旦“一條魚”的弟子),以后接連出現了“大妞妞”、“二妞妞”、“小金嬋”、“小金枝”、“小金梅”、武榮華等。

   這一時期執掌張垣劇壇牛耳的是晉中籍的一些名伶,像“蠻慶”(常興業)、“奪慶”(李子健)、“蓋天紅”(李景云)等人。綏遠、包頭、直隸的名伶在張垣落戶的也不少,像“獅子黑”(張玉璽)、筱吉仙(張寶奎);此外,還有“子都生”、“玉石娃娃”、“十二紅”、“十九紅”等人。當地一批名伶也在成長,像“馬武黑”、“金鈴黑”、筱桂桃、劉寶山、劉明山、“小金鐘”、“月月鮮”等。到了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晉中籍的藝人繼續流入張家口,比如吉鳳貞、牛桂英、南定銀、吳本貞、“彥章黑”、郭蘭英等人。

    由于戲曲活動的發展,張家口地區戲曲科班也出現了,如宣化閃二爸的娃娃班、黃德勝科班,赤城蔡老疙瘩科班,張家口市孤兒院科班,以及西北劇校等,為戲曲培養了不少人才。

    自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始至五十年代初,在張家口,山西梆子常與京劇、評劇同臺合演,呈“兩下鍋”、“三下鍋”之勢。

    解放后,晉劇在張家口地區得到進一步發展。地、市以及康保、沽源、尚義、張北、蔚縣、陽源、崇禮、懷安、萬全、赤城、宣化、涿鹿等皆成立了晉劇團,涌現出劉玉嬋、王桂蘭等一批優秀演員。為了培養戲曲人才,使戲曲事業后繼有人,一九五二年成立了察哈爾省少年晉劇團(后改為張家口戲校),三十多年來,培養出數百名演員、演奏員,這些人成為地、縣劇團的生力軍。

   除了張家口,位于河北省中部的井陘、平山、贊皇等縣也都有晉劇(中路梆子)的專業與業余劇團活動。其中傳入最早的是井陘縣。井陘縣與山西省的平定、昔陽、盂縣被晉劇藝人稱為“東四處”。民國二十年(一九三一年)重修的《井陘縣志·風土篇》載:“陘民故習,酷愛戲劇。”群眾中傳有“井陘人兒路上走,山西梆子不離口”的俚語。

   山西梆子傳入井陘,不晚于道光三十年(一八五零年)。傳入的路線有:與山西平定縣相連的固關、娘子關;與昔陽縣相連的楊莊口;與盂縣相連的梁溝橋四條驛道。但是演戲的班社懷疑起初應該是北路梆子和中路梆子還沒有區分時期,當時統稱為“山西梆子”。

   固關下核桃園的晉劇是由吳喜昌(約生于一八二零年,核桃園人)傳入。吳在七、八歲時到山西平定州某娃娃班學戲。初習旦行,后改生行,又學會了打鼓拉弦,是個全活藝人。出科后常住平定州一個姓胡的梨園班。他青年時期,利用農閑季節在本村教戲,已經傳了有五代藝人了。吳喜昌的徒弟中有名氣的藝人有于栓和于學良。于栓(旦角)約生于一八四零年,也會拉胡琴,曾在平定州“五月鮮”班搭班演戲;于學良(旦角)生于一八四四年,曾在井陘縣蘇太班主的障城班搭班。吳喜昌所傳劇目有《火焰駒》、《永壽庵》、《淮都關》、《反大同》、《明公斷》、《回荊州》、《蘆花河》、《打金枝》、《二進宮》等。

    楊莊口是井陘通往昔陽縣的古長城關口,關內大王莽、柿莊、南障城等村鎮都有晉劇班社和業余劇團的活動。大王莽和南障城兩村的晉劇都是山西昔陽縣來的晉劇藝人“小眼”傳授的。劇目有《打金枝》、《桑園會》等戲。南障城戲班,有晉劇界名鼓師張懷禮父子。張懷禮(一九零一年生,一九五六年卒)藝名“悶不騰”,七歲拜師“鬼難拿”學打小鑼,十一歲打鼓,藝驚全班。青年時常住陽泉、平定、榆次等縣戲班,有“東四處一桿旗”的美稱。壯年后曾任丁果仙、牛桂英戲班鼓師。

   娘子關下的臺頭、常坪、張窯等村,也是晉劇傳入較早的村莊。清末民初時,臺頭村有一外號叫“母豬”的女人成班供戲,住該班的有張忠(約生于一八八零年,工花臉)和山西來的“萬人迷”、“白菜心”、“一張畫”、“黃眼睛”等名藝人,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時,該班與南障城村藝人組織季節性職業班演出于東四處。

   梁溝橋下的洪河槽、石甕等村與盂縣相連,也是晉劇傳入井陘的通道。洪河槽在清光緒年間,有山西老藝人王申申來村落戶教戲。所授劇目有《斷橋》、《摔寶衣》、《斬黃袍》、《桑園會》等。石甕村的戲是山西雁北藝人“老春城”于光緒初年傳授的,當時所唱的晉劇是“北口調”。除在本村鬧“紅火”外,該村子弟班每年正月還要到山西盂縣牛牛泉送戲。劇目有《金水橋》、《明公斷》、《松棚會》、《胡迪罵閻》、《狐貍緣》、《竇娥冤》、《走雪山》、《算糧登殿》、《二進宮》等。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呂吉樓等人的共和班“新勝晉劇團”,被縣政府接收為民辦公助的縣劇團。據五十年代初期統計,井陘縣有業余晉劇團一百一十三個,晉劇成為井陘戲劇的第一劇種,廣泛流傳在西部、中部地區,全縣三分之一以上的村莊有業余晉劇團。

   除井陘外,晉劇還傳入贊皇、平山二縣,據調查,該二縣曾有十多個村莊有業余晉劇團活動。晉劇傳入河北中部之后,其活動范圍,南至邢臺、邯鄲,北至平山、獲鹿、行唐、靈壽、元氏等縣。

乙、晉劇在內蒙

   晉劇在山西晉中形成后,隨著晉商的足跡,逐漸向外地伸展。同治九年(一八七零年)山西梆子藝人侯俊山曾經到過張家口和北京等地演出,頗享盛名。不久,陜西、冀西、甘肅部分地區以及內蒙古歸綏(今呼和浩特)和包頭等城鎮也漸次成了晉劇的活動地區。

   據《綏遠通志》等有關史料記載,遠在同治初年,塞北就已有私人組織的晉劇班社。只因不合滿兵欣賞習慣,故從京津等處邀來兩個皮黃班,因后繼無人,為時不久即行垮臺。呼市光緒年間兩個有名的老戲班,一名吉升班,一名長勝班,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組成的,俗稱“字號班”。當時的私人戲班為數較多,如侯攀龍科班、白三碌碡班、獰眉三子班等。這些班社都有自己的“好把式”,演出也各有相當的號召力。

   吉升班和長勝班組成后,紅極一時。因為當時歸綏地區的經濟相當繁榮,各種商業、手工業,各地來這里的客商同鄉會,都有自己的社。如銀錢行叫“寶豐社”,當行叫“集錦社”,煙酒食品行叫“仙翁社”等不下數十種。同鄉會中,有大同人的“云中社”,雁北地區以南的同鄉人有代州、忻州、定襄、榆次等社。這些社分別設在許多神廟里,每個廟有兩三個社,甚至四、五個社。每社每年至少演一次戲,富裕社多至兩三次。這些社戲都在廟前野臺子演出,不收費用,任人觀看。所以這兩個戲班每年春夏秋三季給這些社輪流作酬神演出。再加上農村、郊區也有謝雨、酬神各種廟會,就使他們更加繁忙。到了立冬以后,天寒露冷,各廟會野臺戲均停止活動,于是便到歸綏戲園演出。當時有宴美園、同和園兩個戲園。前者位于舊城小東街,后來改名大觀劇院;后者位于舊城西大街,后來改名為同樂劇院。這兩個戲園最初的營業方式,并不是每天演戲,而是有季節性的,每年約有三個半月演出,平時則以賣黃酒、出租宴席用具為主業。開演前一個月,戲園即派人到各大商號、衙門、公館等處包攬預定酒席,逐日安排,直到臘月二十三祭灶封戲箱為止。每日可擺二十余桌,每桌六客,每個客人付一千文制錢,看戲不花錢。這種宴會,在農歷年前后停業將近一個月,過了元宵節,戲班就又開始野臺子戲了。民國以后,這兩個戲園方停止了賣酒席,改為售票演出。二十世紀三十年代中期以來,中路梆子在內蒙古得到了較快發展。其演唱風格既含有北路梆子慷慨激昂色彩,又具有中路梆子柔婉舒展特色,獨具“口外味”。

   當時從雁北等地先后來歸綏演出的著名晉劇演員為數眾多,如“千二紅”的《捉放曹》、《下河東》、《取西城》;“石榴紅”的《四郎探母》、《五雷陣》;“劉小旦”的《石秀殺嫂》、《關王廟》;“忠海生”的《截江》、《折桂斧》、《回荊州》;“悶銅黑”的《御果園》等等。

   包頭是內蒙西部商賈輻輳、經濟活躍的水旱碼頭。清末民初,已經有了劇場,取名開明大戲院。據說在這個劇場首先演出晉劇的有北路梆子金龍(“十一紅”)、范金玉(刀馬、小旦)、“小翠仙”(花旦)、吳德泰(大黑)等。后來魁華舞臺、三慶茶園、西北劇影社相繼建成,晉劇名演員李子健(刀馬旦)曾演出《百花公主》、《大英杰烈》;“五月鮮”劉明山(青衣)演出《三擊掌》、《東宮掃雪》;“獅子黑”張玉璽演出《炮烙柱》、《燈棚會》;筱桂桃的《三娘教子》、《算糧登殿》、《清風亭》等均受到觀眾歡迎。另外,“小獅子黑”張慶云、“九歲紅”康佩元、“子都生”、金金奎(丑)、王殿奎(武丑)、郝盛魁(小生)、筱金鳳、筱金枝、筱金梅、“蓋天紅”、“金鈴黑”、“月亮黑”、“二八黑”、“高旺黑”、“十六紅”、“八歲紅”、劉寶山等等以及北路梆子名演員“小電燈”賈桂林也先后在這里搭班演出。抗戰期間,又有晉劇名演員筱桂琴、牛桂英、“說書紅”、宋玉芬等相繼到包頭演出。這一時期,內蒙并無固定的晉劇社班,大多由劇場邀請名角組班,演出時間最長不過一兩年。

   抗戰勝利后,由我黨領導的以“十三紅”張玉玲為首的晉劇團開始在伊克昭盟演出。著名晉劇演員“水上漂”王玉山、“舍命紅”鄧有山、孔月卿(青衣)、丁耀辰(丑)、康巧玲(小旦)、亢金銳、蘇玉蘭、任翠鳳(均為青衣)、常艷春、周陳貴、曹菊梅、康佩元(均為須生)、“鳳凰旦”王治安、王靜卿(小生)等,先后在歸綏、包頭、巴盟、烏盟等地組班演出。解放后,內蒙晉劇團猶如雨后春筍,蓬勃發展,專業劇團即有十余個,西部農村業余晉劇組織為數更多。內蒙藝術學校還在呼市、包頭設立分校,專門培養晉劇學生。這些說明,晉劇在內蒙西部地區不僅早已生根發芽,而且遍地開花結果,成為漢、蒙廣大人民群眾精神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丙、晉劇在陜西

   晉劇在陜西北部的發展也很繁榮。陜北的府谷、神木、佳縣、米脂、子洲、綏德、吳堡等縣,與晉西北僅一河之隔,兩地人民的風俗習慣相同,語言同屬一個語言區,早就結為秦晉之好,故在晉西北人民喜歡看晉劇時,晉劇也已過河流布到陜北。直到今天,陜西延安地區的十四個縣中,有九個縣演唱晉劇,在榆林地區的十二個縣中,全部是演唱晉劇。

   早在抗戰之前,為適應陜北神廟敬神的需要,晉劇班社就于每年春暖花開時節,渡河去陜北唱戲。其班社有臨縣楊萬乾、樊來鎖的娃娃班、高九勝班、磧口鐘底班等。一唱就是幾十個臺口,很受陜北人民的歡迎與喜愛。抗戰爆發后,許多晉劇藝人逃到了陜北,為成立戲班提供了條件,于是陜北人自己領班辦起了戲班。到一九四零年前后,陜北就出現了十幾個晉劇社班。如綏德雷家坪父子兩代人領班的雷禮峰、雷鑒生班,吳家畔的侯汗仁班,佳縣沙坪的李杰侯班、大會坪的鈔老五(大號增玉)班、通秦寨的“灰驢”班、清澗的黃錫厚班,米脂的王士林班,子洲的張宗彪、鐘金林班、烏龍堡的李生明班、沙坪上的李世成班、木頭峪的曹嘉猷娃娃班等。這些戲班的演職員基本上都是山西人,陜北人極少,只出了了一個名演員叫申懷高,藝名“米脂紅”。他文武全能,須生、小生均能應工,拿手戲有《雁塔寺》、《夾馬河》等。這些戲班中,以鈔老五戲班為首屈一指。該戲班行當齊全,班底硬實。以“灰驢”班最差。一九四二年到一九四三年間,因不少山西藝人回晉,陜北的私人戲班相繼垮臺。于是,邊區政府組織留下來的藝人在綏德成立了群眾劇社,米脂成立了大眾劇社。一九四六年,綏德分區接收這兩個劇團,成立陜甘寧邊區綏德群眾劇團。目前,陜北還有神木、府谷、吳堡、綏德、子洲等六個專業晉劇團,與三十多個業余晉劇團,活躍在陜北廣闊的大地上。晉劇已經成為陜北人民最喜愛的劇種之一。

丁、晉劇在新疆

\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晉劇團演出晉劇《打金枝》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晉劇團的前身是山西省榆次市晉劇一團。 一九五九年七月,經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和山西省人民政府協商,文化部同意,由山西省無償支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

榆次市晉劇一團進疆后,從體制上由自負盈虧轉變為國有事業單位,定名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晉劇團”,隸屬自治區文化廳直轄。主要負責人為:政治指導員張喜林,團長筱桂芬,副團長筱桂君、武惠仙,工會主席高玉森,劇務主任朱慶云。并推薦筱桂芬為自治區政協委員,筱桂芬、劉錦章二同志為自治區戲劇協會成員。

   進入新疆三年來,自治區晉劇團恢復上演晉劇優秀傳統劇目和原保留劇目《打金枝》、《八件衣》、《九件衣》、《回龍閣》、《蝴蝶杯》、《回荊州》、《戰洪州》《金沙灘》、《雙合印》、《張海棠》、《三滴血》、《英杰烈》、《刀劈韓天化》、《訪白袍》、《楊八姐救兄》、《花亭》、《殺宮》、《二進宮》等二十多本(折)劇目,新移植改編古裝劇《三踡寒橋》、《佛手桔》、《啞姑泉》等八本。一九六二年三月,奉自治區文化廳之命,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晉劇團赴山西巡回演出。為了向山西的領導和父老鄉親匯報三年來的成就,向故鄉人民獻出精湛的藝術成果,臨行前他們精心排練了新編歷史劇《佛手桔》(劇本改編、導演劉錦章、舞美設計繪制:范海春,武打設計:高保堂,主要演員:武惠仙、筱桂芬、袁忠誠),進一步加工排練了在烏魯木齊市上演過的《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紅珠女》、《女寫狀》等,并且專門為小學員排練了《拾玉鐲》,一并帶回山西上演,以全面展示劇團演藝陣容。后新疆和山西文化部門最終決定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晉劇團結束他的歷史使命,全部人員和服裝道具回到山西。

   摘自戲劇評論家王笑林編撰《晉劇史話》

網站聲明 網站地圖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山西省晉劇院   晉ICP備12006778號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预测 北京pk赛车下载彩金 重庆时时彩龙虎被骗 内蒙古时时2018年 3d投注换算 北京pk10一天多少期 后三包胆有豹子 街机动物狂欢怎么赢钱 我乐时时彩计划怎么不更新了 宝马线上娱乐mg线路检测 波音bbin真正官网